加入收藏
您好,欢迎光临科亿汽车租赁(上海)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
2013-06-23

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” 上海租车 上海全顺出租 上海租车公司
  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
  马云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气定神闲。
  去年上市后不久,阿里巴巴(1688.HK)CEO卫哲几次接到马云的电话:“出什么事了?今天怎么跌这么多?”但3个月后,他再没问过股价的事。有段时间,卫哲忍不住说是不是采取点措施。马云眉角一挑,“你再仔细考虑一下,你是做一年还是要做几十年这家公司?”
  但眼看着阿里巴巴股价从**41.80港元一度跌到3.46港元,很多人都在期待马云做出回应,其中既有投资者,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竞争对手,有小股东在网上写信,要求他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。马云不为所动。今年10月28日,他在东京还自我调侃,“阿里巴巴呼地从13块钱涨到40块钱,但是我们也没做对什么事情。”他用手上下比划着,“嗖地又掉到4块钱,我们也没有一件事做错了。”台下哄堂大笑。
  11月1日,马云在内部全员大会上说,“很多年后,你们可以对后辈讲,阿里巴巴的股价也曾有过3元的灰暗历史。”10天后发布Q3财报,阿里巴巴净利润为3.08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8.9%,比上季度下跌22.2%;并公告了20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。“你看现在我们多踏实,20多亿美元的现金,爱干嘛干嘛。”
  马云的底气并不只是他有过冬的“厚棉袄”,而是他很早就预感了冬天的到来。
外界所知马云第一次提出过冬是去年12月——他说,“我把繁荣时期称为夏天,夏天*主要的工作是准备冬天的来临。我为什么上市?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我准备过冬。”(我们当然知道啦,他是在“中国企业家**年会”上说的。)“哗众取宠!”直到2008年6月,马云向员工发出了《冬天的使命》的邮件,仍有不少人怀疑,“那只是马云自己的冬天。”他有些懊恼,“我每次说什么,人家都不能够接受。我们要有冬天,就没人活了。”
  曾鸣也表示遗憾,“去年大家都去赶资本的盛宴,曾经坚守得非常好的企业家**都顶不住了。”他透露,马云的危机感其实还要早,2007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就隐约感觉不对了,“去年三、四月份就已经在内部讲,要开始有准备,所以我们才以*快的速度去上市,包括组织结构的一些调整也是以分散风险、确保各个子公司的生存为第一目的。”
 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记得马云一年前说的话,“嗅不到冬天味道的CEO不是合格的CEO”。
  2007年4月的一天夜里,马云突然说公司要上市。时任淘宝网副总裁的邵晓锋大吃一惊,此前他们还达成了不急于上市的共识。马云说,环境变化了,“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现金储备,以防备危机的出现。”他给阿里巴巴上市起了一个代码:“K计划”。5月,阿里巴巴确定承销商。11月6日上市,融资14.9亿美元,是Google之后全球**的互联网IPO。其市值曾经超过200亿美元,但如今只剩下顶峰时的10%。
  去年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香港上市,其估值以土地储备为标准,这让马云对寒意的预感更强烈。“当时觉得恐怖,世界一定要变了。”卫哲说,“就像以前互联网泡沫时是按点击率来计算值多少钱,至于这个点击到底值不值钱,已经没人考虑了。”
  这似乎有点事后诸葛亮,“但2006年是一种难,2007年是另外一种难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左右可能都错。”曾鸣说,“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。一个真正好的企业家,要有一些超越赚钱的使命感和追求,你就不会太贪,不会过于追逐短期利益。”
  彭蕾跟随马云工作了10年,*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春节过后的员工大会,马云说,阿里巴巴逢单出击(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,2007年上市),逢双韬光养晦,2008年的策略是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王”。
  但去年初回来担任“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”
  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
  马云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气定神闲。
  去年上市后不久,阿里巴巴(1688.HK)CEO卫哲几次接到马云的电话:“出什么事了?今天怎么跌这么多?”但3个月后,他再没问过股价的事。有段时间,卫哲忍不住说是不是采取点措施。马云眉角一挑,“你再仔细考虑一下,你是做一年还是要做几十年这家公司?”
  但眼看着阿里巴巴股价从**41.80港元一度跌到3.46港元,很多人都在期待马云做出回应,其中既有投资者,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竞争对手,有小股东在网上写信,要求他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。马云不为所动。今年10月28日,他在东京还自我调侃,“阿里巴巴呼地从13块钱涨到40块钱,但是我们也没做对什么事情。”他用手上下比划着,“嗖地又掉到4块钱,我们也没有一件事做错了。”台下哄堂大笑。
  11月1日,马云在内部全员大会上说,“很多年后,你们可以对后辈讲,阿里巴巴的股价也曾有过3元的灰暗历史。”10天后发布Q3财报,阿里巴巴净利润为3.08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8.9%,比上季度下跌22.2%;并公告了20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。“你看现在我们多踏实,20多亿美元的现金,爱干嘛干嘛。”
  马云的底气并不只是他有过冬的“厚棉袄”,而是他很早就预感了冬天的到来。
外界所知马云第一次提出过冬是去年12月——他说,“我把繁荣时期称为夏天,夏天*主要的工作是准备冬天的来临。我为什么上市?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我准备过冬。”(我们当然知道啦,他是在“中国企业家**年会”上说的。)“哗众取宠!”直到2008年6月,马云向员工发出了《冬天的使命》的邮件,仍有不少人怀疑,“那只是马云自己的冬天。”他有些懊恼,“我每次说什么,人家都不能够接受。我们要有冬天,就没人活了。”
  曾鸣也表示遗憾,“去年大家都去赶资本的盛宴,曾经坚守得非常好的企业家**都顶不住了。”他透露,马云的危机感其实还要早,2007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就隐约感觉不对了,“去年三、四月份就已经在内部讲,要开始有准备,所以我们才以*快的速度去上市,包括组织结构的一些调整也是以分散风险、确保各个子公司的生存为第一目的。”
 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记得马云一年前说的话,“嗅不到冬天味道的CEO不是合格的CEO”。
  2007年4月的一天夜里,马云突然说公司要上市。时任淘宝网副总裁的邵晓锋大吃一惊,此前他们还达成了不急于上市的共识。马云说,环境变化了,“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现金储备,以防备危机的出现。”他给阿里巴巴上市起了一个代码:“K计划”。5月,阿里巴巴确定承销商。11月6日上市,融资14.9亿美元,是Google之后全球**的互联网IPO。其市值曾经超过200亿美元,但如今只剩下顶峰时的10%。
  去年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香港上市,其估值以土地储备为标准,这让马云对寒意的预感更强烈。“当时觉得恐怖,世界一定要变了。”卫哲说,“就像以前互联网泡沫时是按点击率来计算值多少钱,至于这个点击到底值不值钱,已经没人考虑了。”
  这似乎有点事后诸葛亮,“但2006年是一种难,2007年是另外一种难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左右可能都错。”曾鸣说,“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。一个真正好的企业家,要有一些超越赚钱的使命感和追求,你就不会太贪,不会过于追逐短期利益。”
  彭蕾跟随马云工作了10年,*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春节过后的员工大会,马云说,阿里巴巴逢单出击(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,2007年上市),逢双韬光养晦,2008年的策略是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王”。
  但去年初回来担任**人力官,已是两岁孩子妈**彭蕾压力大得“头发一根根立起来”。马云上市后的第一刀又让所有人吃惊——他对高管进行了一**调整。2008年,集团COO李琪、CTO吴炯、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职去国外学习;支付宝总裁陆兆禧调任淘宝总裁,资深副总裁金建杭调任中国雅虎总裁;此外还有数位总监离职。
  “当时动静很大,什么过河拆桥、杯酒释兵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”彭蕾说。李琪、孙彤宇都是马云18人创始团队成员,特别是孙彤宇带领淘宝在中国击败了eBay,被认为是其灵魂人物。但马云坚持己见。“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准备‘去世’,我如果还活二三十年,我要做什么?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才把我的人换掉,等到60岁时我再换他们,孙彤宇、李琪五年十年后一定会恨我。我比他们看得更透,**的出去享受人生,理解生命、生活再回来。”
  调整时机马云煞费苦心。他对稻盛说,“我有一个原则叫阳光灿烂修屋顶,大太阳的时候爬到屋顶上,不能等下雨天才修。”这种节奏感让曾鸣折服,“他天马行空,跳跃性思维,经常有神来之笔,这是非常独到的,对阿里巴巴今天的格局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  但马云的激进和天马行空也遇到了麻烦。2007年阿里巴巴也膨胀过,子公司一度达到7家。今年又往回收缩,中国雅虎与口碑网合并,阿里妈妈并入淘宝。
  在东京,马云对日本媒体说阿里巴巴活下来有这四样东西很关键,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存活下来都有这四个原因:“第一,也许我们比别的企业更开放;第二,我们更懂得分享;第三,我们可能更讲究责任感;第四,我们可能更具有全球化的眼光。”
 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救市,马云搬出去年上市路演时说的话,“我永远是股东第三员工第二客户第一,爱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。我答应的业绩说到要做到,但是我不会承诺你股价。”这跟是否冬天无关。“你要明白,你做的任何事情不能因为外面乱而乱了。真正的投资者像巴菲特,他是关注你公司做得对不对,人对不对,方向对不对。”
**人力官,已是两岁孩子妈**彭蕾压力大得“头发一根根立起来”。马云上市后的第一刀又让所有人吃惊——他对高管进行了一**调整。2008年,集团COO李琪、CTO吴炯、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职去国外学习;支付宝总裁陆兆禧调任淘宝总裁,资深副总裁金建杭调任中国雅虎总裁;此外还有数位总监离职。
  “当时动静很大,什么过河拆桥、杯酒释兵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”彭蕾说。李琪、孙彤宇都是马云18人创始团队成员,特别是孙彤宇带领淘宝在中国击败了eBay,被认为是其灵魂人物。但马云坚持己见。“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准备‘去世’,我如果还活二三十年,我要做什么?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才把我的人换掉,等到60岁时我再换他们,孙彤宇、李琪五年十年后一定会恨我。我比他们看得更透,**的出去享受人生,理解生命、生活再回来。”
  调整时机马云煞费苦心。他对稻盛说,“我有一个原则叫阳光灿烂修屋顶,大太阳的时候爬到屋顶上,不能等下雨天才修。”这种节奏感让曾鸣折服,“他天马行空,跳跃性思维,经常有神来之笔,这是非常独到的,对阿里巴巴今天的格局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  但马云的激进和天马行空也遇到了麻烦。2007年阿里巴巴也膨胀过,子公司一度达到7家。今年又往回收缩,中国雅虎与口碑网合并,阿里妈妈并入淘宝。
  在东京,马云对日本媒体说阿里巴巴活下来有这四样东西很关键,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存活下来都有这四个原因:“第一,也许我们比别的企业更开放;第二,我们更懂得分享;第三,我们可能更讲究责任感;第四,我们可能更具有全球化的眼光。”
 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救市,马云搬出去年上市路演时说的话,“我永远是股东第三员工第二客户第一,爱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。我答应的业绩说到要做到,但是我不会承诺你股价。”这跟是否冬天无关。“你要明白,你做的任何事情不能因为外面乱而乱了。真正的投资者像巴菲特,他是关注你公司做得对不对,人对不对,方向对不对。”
“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”
  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
  马云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气定神闲。
  去年上市后不久,阿里巴巴(1688.HK)CEO卫哲几次接到马云的电话:“出什么事了?今天怎么跌这么多?”但3个月后,他再没问过股价的事。有段时间,卫哲忍不住说是不是采取点措施。马云眉角一挑,“你再仔细考虑一下,你是做一年还是要做几十年这家公司?”
  但眼看着阿里巴巴股价从**41.80港元一度跌到3.46港元,很多人都在期待马云做出回应,其中既有投资者,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竞争对手,有小股东在网上写信,要求他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。马云不为所动。今年10月28日,他在东京还自我调侃,“阿里巴巴呼地从13块钱涨到40块钱,但是我们也没做对什么事情。”他用手上下比划着,“嗖地又掉到4块钱,我们也没有一件事做错了。”台下哄堂大笑。
  11月1日,马云在内部全员大会上说,“很多年后,你们可以对后辈讲,阿里巴巴的股价也曾有过3元的灰暗历史。”10天后发布Q3财报,阿里巴巴净利润为3.08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8.9%,比上季度下跌22.2%;并公告了20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。“你看现在我们多踏实,20多亿美元的现金,爱干嘛干嘛。”
  马云的底气并不只是他有过冬的“厚棉袄”,而是他很早就预感了冬天的到来。
外界所知马云第一次提出过冬是去年12月——他说,“我把繁荣时期称为夏天,夏天*主要的工作是准备冬天的来临。我为什么上市?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我准备过冬。”(我们当然知道啦,他是在“中国企业家**年会”上说的。)“哗众取宠!”直到2008年6月,马云向员工发出了《冬天的使命》的邮件,仍有不少人怀疑,“那只是马云自己的冬天。”他有些懊恼,“我每次说什么,人家都不能够接受。我们要有冬天,就没人活了。”
  曾鸣也表示遗憾,“去年大家都去赶资本的盛宴,曾经坚守得非常好的企业家**都顶不住了。”他透露,马云的危机感其实还要早,2007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就隐约感觉不对了,“去年三、四月份就已经在内部讲,要开始有准备,所以我们才以*快的速度去上市,包括组织结构的一些调整也是以分散风险、确保各个子公司的生存为第一目的。”
 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记得马云一年前说的话,“嗅不到冬天味道的CEO不是合格的CEO”。
  2007年4月的一天夜里,马云突然说公司要上市。时任淘宝网副总裁的邵晓锋大吃一惊,此前他们还达成了不急于上市的共识。马云说,环境变化了,“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现金储备,以防备危机的出现。”他给阿里巴巴上市起了一个代码:“K计划”。5月,阿里巴巴确定承销商。11月6日上市,融资14.9亿美元,是Google之后全球**的互联网IPO。其市值曾经超过200亿美元,但如今只剩下顶峰时的10%。
  去年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香港上市,其估值以土地储备为标准,这让马云对寒意的预感更强烈。“当时觉得恐怖,世界一定要变了。”卫哲说,“就像以前互联网泡沫时是按点击率来计算值多少钱,至于这个点击到底值不值钱,已经没人考虑了。”
  这似乎有点事后诸葛亮,“但2006年是一种难,2007年是另外一种难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左右可能都错。”曾鸣说,“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“嗅不到冬天的味道就不是合格的CEO”
  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
  马云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般气定神闲。
  去年上市后不久,阿里巴巴(1688.HK)CEO卫哲几次接到马云的电话:“出什么事了?今天怎么跌这么多?”但3个月后,他再没问过股价的事。有段时间,卫哲忍不住说是不是采取点措施。马云眉角一挑,“你再仔细考虑一下,你是做一年还是要做几十年这家公司?”
  但眼看着阿里巴巴股价从**41.80港元一度跌到3.46港元,很多人都在期待马云做出回应,其中既有投资者,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竞争对手,有小股东在网上写信,要求他回购股票以提振股价。马云不为所动。今年10月28日,他在东京还自我调侃,“阿里巴巴呼地从13块钱涨到40块钱,但是我们也没做对什么事情。”他用手上下比划着,“嗖地又掉到4块钱,我们也没有一件事做错了。”台下哄堂大笑。
  11月1日,马云在内部全员大会上说,“很多年后,你们可以对后辈讲,阿里巴巴的股价也曾有过3元的灰暗历史。”10天后发布Q3财报,阿里巴巴净利润为3.08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8.9%,比上季度下跌22.2%;并公告了20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。“你看现在我们多踏实,20多亿美元的现金,爱干嘛干嘛。”
  马云的底气并不只是他有过冬的“厚棉袄”,而是他很早就预感了冬天的到来。
外界所知马云第一次提出过冬是去年12月——他说,“我把繁荣时期称为夏天,夏天*主要的工作是准备冬天的来临。我为什么上市?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我准备过冬。”(我们当然知道啦,他是在“中国企业家**年会”上说的。)“哗众取宠!”直到2008年6月,马云向员工发出了《冬天的使命》的邮件,仍有不少人怀疑,“那只是马云自己的冬天。”他有些懊恼,“我每次说什么,人家都不能够接受。我们要有冬天,就没人活了。”
  曾鸣也表示遗憾,“去年大家都去赶资本的盛宴,曾经坚守得非常好的企业家**都顶不住了。”他透露,马云的危机感其实还要早,2007年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就隐约感觉不对了,“去年三、四月份就已经在内部讲,要开始有准备,所以我们才以*快的速度去上市,包括组织结构的一些调整也是以分散风险、确保各个子公司的生存为第一目的。”
 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记得马云一年前说的话,“嗅不到冬天味道的CEO不是合格的CEO”。
  2007年4月的一天夜里,马云突然说公司要上市。时任淘宝网副总裁的邵晓锋大吃一惊,此前他们还达成了不急于上市的共识。马云说,环境变化了,“未来我们需要大量的现金储备,以防备危机的出现。”他给阿里巴巴上市起了一个代码:“K计划”。5月,阿里巴巴确定承销商。11月6日上市,融资14.9亿美元,是Google之后全球**的互联网IPO。其市值曾经超过200亿美元,但如今只剩下顶峰时的10%。
  去年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香港上市,其估值以土地储备为标准,这让马云对寒意的预感更强烈。“当时觉得恐怖,世界一定要变了。”卫哲说,“就像以前互联网泡沫时是按点击率来计算值多少钱,至于这个点击到底值不值钱,已经没人考虑了。”
  这似乎有点事后诸葛亮,“但2006年是一种难,2007年是另外一种难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左右可能都错。”曾鸣说,“一轮轮能活下来,不是因为每次你都猜对了,可能更多的是你底线守得比较好。一个真正好的企业家,要有一些超越赚钱的使命感和追求,你就不会太贪,不会过于追逐短期利益。”
  彭蕾跟随马云工作了10年,*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春节过后的员工大会,马云说,阿里巴巴逢单出击(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,2007年上市),逢双韬光养晦,2008年的策略是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王”。
  但去年初回来担任**人力官,已是两岁孩子妈**彭蕾压力大得“头发一根根立起来”。马云上市后的第一刀又让所有人吃惊——他对高管进行了一**调整。2008年,集团COO李琪、CTO吴炯、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职去国外学习;支付宝总裁陆兆禧调任淘宝总裁,资深副总裁金建杭调任中国雅虎总裁;此外还有数位总监离职。
  “当时动静很大,什么过河拆桥、杯酒释兵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”彭蕾说。李琪、孙彤宇都是马云18人创始团队成员,特别是孙彤宇带领淘宝在中国击败了eBay,被认为是其灵魂人物。但马云坚持己见。“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准备‘去世’,我如果还活二三十年,我要做什么?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才把我的人换掉,等到60岁时我再换他们,孙彤宇、李琪五年十年后一定会恨我。我比他们看得更透,**的出去享受人生,理解生命、生活再回来。”
  调整时机马云煞费苦心。他对稻盛说,“我有一个原则叫阳光灿烂修屋顶,大太阳的时候爬到屋顶上,不能等下雨天才修。”这种节奏感让曾鸣折服,“他天马行空,跳跃性思维,经常有神来之笔,这是非常独到的,对阿里巴巴今天的格局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  但马云的激进和天马行空也遇到了麻烦。2007年阿里巴巴也膨胀过,子公司一度达到7家。今年又往回收缩,中国雅虎与口碑网合并,阿里妈妈并入淘宝。
  在东京,马云对日本媒体说阿里巴巴活下来有这四样东西很关键,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存活下来都有这四个原因:“第一,也许我们比别的企业更开放;第二,我们更懂得分享;第三,我们可能更讲究责任感;第四,我们可能更具有全球化的眼光。”
 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救市,马云搬出去年上市路演时说的话,“我永远是股东第三员工第二客户第一,爱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。我答应的业绩说到要做到,但是我不会承诺你股价。”这跟是否冬天无关。“你要明白,你做的任何事情不能因为外面乱而乱了。真正的投资者像巴菲特,他是关注你公司做得对不对,人对不对,方向对不对。”
比较好。一个真正好的企业家,要有一些超越赚钱的使命感和追求,你就不会太贪,不会过于追逐短期利益。”
  彭蕾跟随马云工作了10年,*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8年春节过后的员工大会,马云说,阿里巴巴逢单出击(2005年收购雅虎中国,2007年上市),逢双韬光养晦,2008年的策略是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王”。
  但去年初回来担任**人力官,已是两岁孩子妈**彭蕾压力大得“头发一根根立起来”。马云上市后的第一刀又让所有人吃惊——他对高管进行了一**调整。2008年,集团COO李琪、CTO吴炯、淘宝网总裁孙彤宇离职去国外学习;支付宝总裁陆兆禧调任淘宝总裁,资深副总裁金建杭调任中国雅虎总裁;此外还有数位总监离职。
  “当时动静很大,什么过河拆桥、杯酒释兵权这种话都说出来了。”彭蕾说。李琪、孙彤宇都是马云18人创始团队成员,特别是孙彤宇带领淘宝在中国击败了eBay,被认为是其灵魂人物。但马云坚持己见。“其实我从去年开始准备‘去世’,我如果还活二三十年,我要做什么?想清楚这些以后我才把我的人换掉,等到60岁时我再换他们,孙彤宇、李琪五年十年后一定会恨我。我比他们看得更透,**的出去享受人生,理解生命、生活再回来。”
  调整时机马云煞费苦心。他对稻盛说,“我有一个原则叫阳光灿烂修屋顶,大太阳的时候爬到屋顶上,不能等下雨天才修。”这种节奏感让曾鸣折服,“他天马行空,跳跃性思维,经常有神来之笔,这是非常独到的,对阿里巴巴今天的格局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  但马云的激进和天马行空也遇到了麻烦。2007年阿里巴巴也膨胀过,子公司一度达到7家。今年又往回收缩,中国雅虎与口碑网合并,阿里妈妈并入淘宝。
  在东京,马云对日本媒体说阿里巴巴活下来有这四样东西很关键,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存活下来都有这四个原因:“第一,也许我们比别的企业更开放;第二,我们更懂得分享;第三,我们可能更讲究责任感;第四,我们可能更具有全球化的眼光。”
 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救市,马云搬出去年上市路演时说的话,“我永远是股东第三员工第二客户第一,爱买不买是你们的事情。我答应的业绩说到要做到,但是我不会承诺你股价。”这跟是否冬天无关。“你要明白,你做的任何事情不能因为外面乱而乱了。真正的投资者像巴菲特,他是关注你公司做得对不对,人对不对,方向对不对。”

热线电话»
手机:138-1634-1008
电话:021-51882868
None
您是第 276954 位访客!